战斗就这么轻松写意的结束了,犀牛王见那烂银蜥蜴化作一个银袍壮汉向东方宇行礼,自己也变回黑袍壮硕青年的模样,二人站在一起,倒像是一对门神。

    东方宇笑道:“从此你便名银龙吧,你二人去把战场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烂银蜥蜴大喜,有了这么威风的名字,躬身谢过主人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几枚储物戒指汇集到东方宇手中,粗粗一扫,竟是略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原来黄家的将军坊被散修工会勒令关门之后,大批的货物就存储在黄成身上,堪称材料如山,灵草如海。而孙有道作为前任好运城魂念师协会会长,长期供职在妖兽森林边缘,同样积攒了海量的灵材、宝丹和念兵。

    东方宇将其中的十几件七品念兵拿出来让大牛、银龙二兽挑选,其余的全部抛给了小苹果和玛瑙,又让紫云鼎中笑声震天。

    大牛和银龙可谓出身低微,哪里想到有一天会有七品宝兵既挑既捡,喜得嘴岔子都快咧到耳朵上了。让小灵猿一个劲地撇嘴:“见过什么啊?”

    大牛选了一柄青铜长戈,银龙选了一对短柄银斧,一副欣喜若狂外加感激涕零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灵猿嘲讽道:“美够了没有,美够了就走,等见过我们猴山的美酒,还不知道把你们美成啥样?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东方宇忽然向所有人传念:“小心,还有敌人。”

    六人立刻形成战斗队形,下意识地把小灵猿保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天地间似乎突然便充斥了浓重的血腥气息,甚至有一种暗红的血光弥漫在虚空之中,温度都渐渐变得阴冷。

    什么怪兽?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那曾经掠来小灵猿的红脸修士驭空而来,一脸阴谋得逞的快意,嚣张无比地道:“东方掌柜,怎么?想到妖兽森林献上白猿,从猴王那狠狠地发一笔吗?没想到吧?纯种的王血妖兽经过萨某的手,哪个不是被吸得血脉枯干。本来给过你机会,可你竟敢破坏萨爷的好事,现在好了,你不仅要落个两手空空,而且小命也将不保。”

    东方宇怒极,但更怒的是自己竟然心慈手软,不仅当时没有杀他,甚至还付了一万极品星辰石的费用。这难道是自己化凡的后遗症吗?要放在过去,自己不可能犯这种错误。

    东方宇脸色一寒,冷冷地道:“像你这种卑鄙小人,竟然能够活到现在,真是个奇迹,你就不怕报应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就安心的去吧。像你这种一肚子仁义道德的人能够活到现在,才真是奇迹。”一道似乎在虚空震荡,忽远忽近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伴随这道声音,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扑面而来,自半空之中一块血云似慢实快的飞来。

    东方宇凝神戒备,仔细观看,只见迎面一个血色巨棺滑翔而来。这血色巨棺仿佛完全由血浆凝固而成,上面红浪翻滚,无数血面和兽头不时从其中凸现出来,带着瘆人的嘶吼。

    血棺由四个没有皮肤的血奴抬着,每个血奴高达三米,筋骨、血管外露,红蓝驳杂,如同刚刚被扒了皮的人。连眼睛都仿佛凭空搁在眼眶之中,似乎随时能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血棺两侧各站有一排男子,和姓萨的服饰一样,一边八人,另一侧九人。

    血棺之上,一个身穿血袍的男子盘膝而坐。这男子胖得就像一头公猪,脸上的肉都撑得如要绷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皮肤透着血红,让人感到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东方宇刚想展开攻击,忽然心下一动,他竟然发现自己的琉璃渡灭万蛛兜在躁动,那是上万的血面蜘蛛好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