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际芷云刚好掀帘而入,朗声开口道:“余大人,汗王请你……嗯?”

    一言未了,她突然发现余长宁与杜禹英正倒在地上来回翻滚,顿时愣在了原地。--

    芷云虽然还未成婚,但草原‘女’子**奔放,对于男‘女’****之事多多少少懂得一些,眼见如此情况立即以为两人正在亲热,俏脸泛红之余急忙连声道歉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,是我打扰了,你们继续!”

    余长宁慌‘乱’站起了身子,眼见芷云已经退出帐去,顿时对着杜禹英怒声道:“这下真被你害死了,若是甄云误会刚才的事情,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现在杜禹英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理,重重一哼‘激’动开口道:“我就是要让她误会,就是要让她难过,谁让她那般欺骗于我。”

    余长宁不知她为何突然对甄云那么大的怨气,指着她气急败坏地开口道:“你你你,真是一个疯子!我懒得和你计较!”言罢拂袖疾步出帐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王帐前,余长宁突然生出了一种情怯的感觉,虽然帐内有他的妻子和儿‘女’,但是那一切的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,突然到他很是不适应,特别是不知道甄云现在对他的态度究竟如何,余长宁的心里顿时生出了几分茫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正在悠悠思忖之际,一阵响亮的啼哭突然平地而起打破了周围的宁静,余长宁微微一怔,关心之下急忙走了进去来到内帐,第一眼就看见甄云正在榻边手忙脚‘乱’。

    “孩子怎么了?”余长宁大步而至,关切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甄云头也不回地焦急道:“不知道为何,琉夜突然哭了起来,我怎么哄她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琉夜?你取的名字?”余长宁顿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甄云这才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语气带着不容忤逆的武断:“对,这是我的孩子,我喜欢叫她什么就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余长宁知道甄云还在为昔日的事情而生气,笑道:“‘女’孩叫琉夜,那男孩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男孩名为思远。”

    余长宁拍手笑道:“余思远,余琉夜,果然是好名字,我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甄云冷哼一声道:“错了,是阿史那思远和阿史那琉夜,你与这姓余的家伙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余长宁哈哈笑道:“随父随母姓都一样,反正也改变不了他们是我余长宁子‘女’的事实,哎,你快看看琉夜怎么了,为何啼哭不止?”

    甄云情急之下也不想与他争辩,急忙抱起琉夜放在怀中轻声呵护,谁料琉夜却是手足并用‘乱’蹬不止,哭闹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余长宁急忙上前拍了拍琉夜的后背以示安慰,猜测道:“她莫不是饿了?”

    甄云蹙眉道:“不会,我刚才喂了她,她的肚子现在应该是饱饱的。”

    余长宁恍然点点头,吸了吸鼻头突然惊声道:“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臭味?”

    “臭味?”甄云疑‘惑’地挑了挑眉梢,猛然醒悟了过来


    余长宁一脸凝重道:“糟糕,一定是这小姑娘干坏事了,快!解开襁褓看看。”

    甄云依言点头,将琉夜放在了‘床’榻之上解开襁褓察看,果然琉夜双‘腿’之间糊满了黏糊糊血红便便,恶心的气味正从那里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余长宁与甄云见状一愣,同时呆住了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手足无措的甄云急声道:“这,怎么办?你快想办法啊!”

    余长宁也是大感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