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的时间,罗凝细细地询问了陈若瑶提出的合营之事,俏脸波澜不惊像是没有一点儿心动。

    陈若瑶见她似乎不太感兴趣,不由越说越没底气,末了道:“罗姐姐,合营之事对于我们两家来说不仅能各取所长,更能弥补其短,显然利大于弊,我们陈家用遍布全国一百多家酒肆参与经营,是下了多么大的诚意和决心,你们宾满楼却只出天下第一厨的招牌和些许新式菜肴,相比起来占三成分红我想应该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余长宁深怕罗凝会被她的花言巧语所蒙蔽,心头不由暗暗着急,谁料罗凝柳眉微颦,长吁出声道:“想法不错,可惜分红却是不公,若我宾满楼只占三成,对不了陈掌事,请恕我们没兴趣参加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点,余长宁暗道一声好,想到:姨娘果然精明能干,连拒绝的口气也是如此有礼有节,这陈小妞只怕有苦头吃了。

    陈若瑶玉容一沉,思忖片刻方才正色道:“合营之事贵在双方相互理解尊重,这样吧,既然你们觉得不公,那么我可以在让出一成,****分红如何?”

    罗凝闻言摇头一笑,伸出五根手指道:“五五分红,这是我的底线,这样我们两家公平公正谁也不吃亏
。”

    “五五?这怎么行!”陈若瑶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,“宾朋楼目前风头虽比不上你们,但好歹也是长安名店,若是要作出如此大的让步,我很难向家中族老交代。”

    余长宁这才听明白了一点,奇道:“莫非此事陈小姐还不能拍案做主?”

    陈若瑶本不想回答他,转念间却又叹息点头道:“对,严格说来,我只是族老会任命的掌事,平日里负责关内道所有的陈家产业生意经营,像我这样的掌事,全国十道共有十个,掌事可以决断普通经营,但若有重大的经营往来,都须报族老会审议决定,我们是不能私自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余长宁恍然大悟道:“哦,照这样说来,你们陈家的族老会就如同董事会一般,而陈小姐你只是董事会任命的片区CEO,对否?”

    陈若瑶听得一头雾水,问道:“什么蛇鱼鸥的,莫非是一种动物?”

    余长宁也不回答,意味深长地笑道:“说了半天,原来陈小姐也没有做主权啊,唉,我们居然还当你是个人物,苦口婆心地和你说了半天,真是浪费口水。”

    陈若瑶闻言大怒,美目瞪着余长宁圆睁冒火,罗凝见她神色愤然,急忙开口道:“长宁,你怎么如此对陈掌事说话,还不快快道歉!”

    余长宁笑嘻嘻道:“没关系,我与陈小姐关系亲密得很,开点小玩笑在正常不过了,是吧,陈小姐?”

    陈若瑶平抑心头怒火,轻轻一声冷哼,显然不屑与语,起身对着罗凝肃然道:“若罗姐姐坚持五五分红,那我便没有做主的权利,只得将情况汇报给族老会知晓。”

    罗凝亦站起颔首道:“那好,就请陈掌事如实上报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陈若瑶轻轻点头说了一声“告辞”,看也不看余长宁便在罗凝的陪同下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两女走了之后,余长宁摸着下巴发怔良久,喃喃自语道:“好歹她也算是女神级别的美女,我对这小妞是不是有点过火了?唉,难怪会一直单身!口花花惹的祸啊!”

    傍晚乘着马车回家,罗凝在车内将陈若瑶提出的建议对余长致说一遍,余长致却听得一头雾水,疑惑问道:“姨娘,宾满楼目前生意如此兴隆,为何还要选择与别人合营?这不是吃亏的买卖吗?”

    罗凝轻轻一叹,像是不满他的愚钝,说道:“长宁,你来对长致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