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浅予如果想拿一百万出来,自然不难,可难难在盛峥嵘进去了,她明面又没做什么生意,是正常的班族,哪里来的八百十万?如果拿得出来是有问题,而宋喜则不同,乔治笙是商人,别说一个一百万,是一百个一百万,只要她乐意,她都随便砸。

    宋喜是吃定盛浅予不敢光明正大的跟她拼豪,所以干脆直接从六位数提到了七位数,拍卖师报价之后,虽没有明目张胆的看向盛浅予,可也把‘一百万一次,两次,三次’喊得很慢,确定没有人举牌,这才成交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鼓掌表示感谢,小杰也很开心,他对数字没概念,只知道这幅画属于他了。

    往后连着几幅画,宋喜没有让小杰举牌,而是自己跟着举,只要没有盛浅予掺和的,她都无所谓,若是有人喜欢她也可以成人之美,但若是盛浅予举了牌子,宋喜一定要争到底,这点不光盛浅予看出来了,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,宋喜是故意要‘难为’盛浅予。

    盛浅予怒火烧,来之前她想过众人一定会在心底对她和宋喜品头论足,但没想到宋喜本人会如此明目张胆,偏生她还不能用钱砸回去。

    拍卖会分半场和下半场,场休息的时候,小杰要去洗手间,宋喜拉着他的手绕出展厅,来到洗手间门口,找了个侍应生陪他一起进去,等到再转身之际,看到不远处跟过来的盛浅予。

    宋喜视她如无物,盛浅予迈步前,沉声道:“砸这么多钱听个响,也不怕别人说你爸是贪官。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眼皮一掀,黑白分明的瞳孔分明带着"chi luo"裸的鄙视,开口,她声音嘲讽的回道:“现在在牢里的是你爸,你怎么好意思问我这个问题?”

    盛浅予一眨不眨的说:“你真以为一人得道可以鸡犬升天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你已经在天好多年了,现在突然下来,滋味儿不好受吧?”

    盛浅予眼底闪过一抹怨毒,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,沉默数秒,她同样嘲讽的口吻道:“乔家现在一堆烂事儿,元宝跟佟昊摊了人命官司,你前男友沈兆易也死了,你倒是有心情在这里一掷千金,真不知道乔治笙看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喜咻的沉下脸,死盯着盛浅予,她沉声道:“是你杀了沈兆易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不大,却足够盛浅予听清,盛浅予笑了,“知道你爸是官字两张口,但你也不能乱说话,谁杀了他?是他自己命不好……偏偏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最毒妇人心,也是盛浅予现在的模样,宋喜佯装被她激怒,马反口一句:“治笙看我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永远看不你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宋喜意料之的看到盛浅予笑容一寸寸僵住。

    宋喜还没说完,她看着盛浅予,极力认真的表情,一字一句的道:“治笙可能会爱一个有心计的人,但他不会爱一个心狠手毒不择手段的人,你的所作所为不是在挽留他,更不是在跟他拼输赢,你是在恶心他!”

    宋喜把恶心二字咬的很重,仿佛站在面前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只蛆。

    盛浅予脸色瞬间变白,直着目光回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,因为你爸是市长,还是因为你老公叫乔治笙?我告诉你,你爸的市长位置是我爸坐剩下的,你老公也是我处过不要的,你现在有的一切都是我玩儿剩下的!”

    宋喜眼带戏谑,不怒反笑,“所以你是什么,扫把星吗?”说着,脸色陡然一变,目光犀利的道:“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你以为顶着方耀宗外孙女的皮能活得像个人了?你伪装的再好也掩饰不掉丧家犬的本质,你没有家,你求而不得的人现在是我老公,我跟他领了结婚证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