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机场快餐店的东西能做出什么花儿来?乔治笙连家里大厨的手艺都挑,可想而知,这儿的东西都快被他嫌弃死,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宋喜跟元宝大快朵颐,心里又饿又来气。

    当晚坐飞机返回夜城,路上乔治笙一直在闭目养神,不知道睡着了没有,宋喜是在吴家睡了一小天,此时睡不着,有些惦记可乐跟七喜了,不知道它们这几天过的怎么样,想抽空问一问元宝,悄悄转头,透过缝隙一看,元宝坐在两人身后,也在睡觉。

    宋喜不是个白眼儿狼,乔治笙跟元宝大老远从夜城折腾来岄州,她心里记着这份情,哪怕乔治笙说话难听,可他的确又帮了她一回,刚看他在机场都没怎么吃东西,脸臭的跟什么似的,干脆等回家她再给他做一碗疙瘩汤,反正她随便一做,他都能吃一大碗。

    想到大碗…宋喜不禁回忆起前些天他逼她吃东西,把她撑到吐的恶劣行径,乔治笙就坐宋喜身旁,她偷着瞪他一眼,这下说不上是感谢还是烦躁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怎么会有乔治笙这样的人,她是没见他杀人放火打家劫舍,但他慢刀子割肉,一般人也受不了,也就是她现在虎落平阳,搁着从前……

    心中又想到宋元青,戾气顿时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满是酸涩跟柔软,确实,她现在不比从前,如今就算是为了宋元青,她也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忍着,不就受了些窝囊气嘛,只要她家老宋安心,她别无他想。

    岄州飞夜城,好几个小时的旅程,宋喜白天睡的精神矍铄,眼下两个眼睛亮的跟灯泡似的,瞥见整个头等舱的人都在睡觉,她睡不着也不好开灯看杂志,百无聊赖,余光瞥向坐在自己身侧的乔治笙。

    他应该睡着了吧?都一个多小时一动没动了,从前打死宋喜,她都不敢明目张胆的打量他,可现在他睡着了,宋喜侧着脸,旁若无人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跟韩春萌混久了,成天被她在耳根子旁叨叨帅哥,就算宋喜以前不是花痴,现在也多少受了些影响。

    她早就知道乔治笙长得好,毕竟她又不瞎,只是乔治笙脾气太差,家庭背景又摆在这里,真的有一种人,身上是与生俱来的冷,仿佛生人勿近,近者格杀勿论,她跟他在一起这么久,就没怎么看他笑过,笑也是皮笑肉不笑,嗤笑,嘲笑,冷笑…想想还真是心塞。

    不过就颜值而言,乔治笙绝对没得挑,侧面看去,他浓眉长睫,因为眉骨硬朗,所以更加显得眼窝深陷,加之高挺笔直的鼻梁,昏暗光线下,竟然有些混血儿的味道。

    啧,怪不得大萌萌看他一眼,就敢冒着生命危险对他垂涎三尺了,总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这根本就是自欺欺人,这不眼前就有个帅的独一无二的嘛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宋喜打量着乔治笙,越看心里越有一种冲动…就像每个人都会有些无伤大雅的恶趣味,宋喜也有,此刻她特别想冲着乔治笙做一个她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动作。

    缓缓抬起手,宋喜扒着自己的左眼下眼皮,与此同时,对着乔治笙吐出舌头,这个动作几乎每个人的童年都做过,表示讨厌对方,不过基本从幼儿园中班跳到大班的小朋友就不会做了,理由很简单,嫌幼稚。

    宋喜拿乔治笙无可奈何,除了敢悄咪咪的鄙视他,她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但她做梦都没想到,都这么卑微了,老天爷竟然还要耍她。

    只见原本闭目‘熟睡’的乔治笙,慢慢掀起浓密的黑色睫毛,眼球微微偏转,跟还做着鬼脸的宋喜来了个世纪对视。

    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,因为机舱光线昏暗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