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治笙没露面的第十天,宋喜迟疑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,如果没有生日那晚的酒后失德,她早打了,毕竟内心坦荡嘛,可眼下她自己觉得别扭,总不好意思先开口,怕乔治笙误会她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想从元宝那里旁敲侧击一下,可转念一想,不行,元宝是聪明人,无论她怎么拐弯抹角,他都会知道她的本意,别原本没什么想法,反倒让人误会了。

    琢磨来琢磨去,宋喜始终没打,仔细想来,她跟乔治笙认识这么久,虽说现在是朋友,可他们之间注定不能像寻常朋友一样,就连最简单的无事问候一句都做不到,仿佛永远都是她有事找他,或者他有事才找她。

    既然他没有打给她,她也没什么事儿找他,那就算了吧。

    日子依旧照常过,只是每天宋喜都莫名的有点儿不爽,起初她以为是乔治笙太久不在家,她一个人不习惯,后来某天她恍然大悟,其实她还是有些生乔治笙的气,大家好歹相识一场,他一走就小半个月不露面,好歹跟她说一声嘛,她又不会给他添麻烦。

    偶尔宋喜也会胡思乱想,乔治笙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?这样的念头一起,心底马上更疑神疑鬼。

    她决定还是要给乔治笙打个电话,但理由要先想好,短暂的琢磨了一下,宋喜拿着手机,纠结数秒,按下拨通键。

    电话打过去,宋喜心中说不出是紧张还是后悔,到底还是她主动。

    电话响到第六声,宋喜正打算挂断,手机中传来乔治笙的声音:“喂。”

    宋喜太久没有听到他的动静,心底紧张,嘴上却特别轻松的问道:“喂,你在忙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沉稳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在写关于新药的论文,但国内关于新药的临床实践太少,我想让你帮我看一下国外这方面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‘嗯’了一声,没再说其他的。

    得益于他平时就这调调,喜怒不形于色,所以宋喜隔着手机更加不知道他此时是什么状态,让她再打一次电话,怕是找不出什么借口了,所以她硬着头皮问道:“你还在外地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什么棘手的事儿要处理?”

    乔治笙稍有停顿,随即平缓不带情绪的回应:“嗯。”

    连续几个‘嗯’,饶是宋喜担心他,也不好再多问什么,唯有尽快收尾:“那你忙吧,我不打扰你了,拜拜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是宋喜先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,她有一会儿的生气,但后来还是被担心冲淡,比起生气他的态度,她更担心他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宋喜又给元宝打了通电话,她不是矫情的人,不想磨磨唧唧为了一点儿小心思耽误事儿,所以直白的问:“元宝,乔治笙最近是不是碰到困难了?如果有我能帮忙的地方,你随时说。”

    元宝回道:“你不用担心,没什么事儿,笙哥就是最近有些忙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他又道:“过阵子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听到这话,理智上应该高兴,可心里却控制不住的失落。是她想太多,他就是正常出差,也是正常的没把她当回事儿,亏得她还…

    告诉自己收起负面情绪,她已经为这事儿闹心了半个月,既然如今知道乔治笙没遇到坎儿,那她就该干嘛干嘛吧。

    早上正常去医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