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喜回来后的隔天,医院召开大会,各部门各科室的正副主任悉数到场,心外的主任不在,丁慧琴代表参加,她把宋喜也给带上了。

    宋喜刚开始不知道是全院大会,等到了会议室,看到清一色的老前辈面孔,这才忍不住小声问丁慧琴,“丁主任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丁慧琴低声说:“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坐在丁慧琴身边,放眼望去,数她年纪最轻。

    不多时院长跟副院长推门而入,待到两人落座,会议才算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院长率先出声说道:“大家都很忙,后面也都排了手术,我不耽误大家太多的时间,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已经听说,近期院里刚刚拿到海威集团的医疗捐助,用于补助家庭困难的患者,这笔慈善捐款是三千万,加上之前海威不愿透露的一千万捐款,总计是四千万,这对我们院里来说,不仅是及时雨,更重要的是造福造民,所以院里跟海威的代表商量过后,扣除用于引进新器材和药物的款项,决定拿出其中的两千五百万,分摊到下面各大部门科室,真正做到将每一分钱都花到刀刃上,让真正需要这笔钱的人,享受到我院和海威提供的帮助。“

    长桌两侧的人皆是频频点头,有些人的确是为了患者着想,但其中也不乏披着医生外袍的‘商人’,他们在迅速盘算着自己所在的科室部门能分到多少。

    在医院待久的人都知道,像是院里派发到下面的款项,那就跟古代国家派到地方上的皇粮似的,只要想,怎么都能自己留下一点儿。

    而留多少就要看上面派下来多少,所以院长说完这番话,所有人都是竖着耳朵,绷着神经,俨然是备战状态。

    副院长手上拿着一张纸,把话筒往嘴边挪了挪,他接着院长的话往下说:“下面我来宣布各科室分到的款项。”

    “肝胆外科,一百万;泌尿外科,一百万;心血管内科,一百万;神经内科外科,合计一百五十万;消化内科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副院长的话,大多数科室的正副主任,脸色还算正常,毕竟公平,大家都是均分。而像是神经这种大科,内外一共给了一百五十万,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,两科的负责人都在等着听其他大科的分配,一看大科都是一百五十万,也就没什么好反驳的。

    协和是国内顶尖公立医院,全院大小好几十的科室,正当大家想着估计就是不偏不倚的时候,副院长音色不变的道:“心胸外科,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有反应快的直接侧目看向副院长,有人反应慢,等到副院长宣读下一个科室的时候,才发出质疑的声音:“多少?”

    副院长稍稍抬眼,又重复了一遍,“心胸外科,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清清楚楚,所有人都听的真切,除了心胸外的丁慧琴跟宋喜,其他人等皆是一片躁动。

    当即有人发问:“为什么心胸外这么多?”

    院长抬手做了个保持安静的动作,“先让副院长把各科室的款项说完。”

    大家忍着内心强烈的不满,虽是没再发言,可一个个脸色臭的像是手术做失败了一样。

    一百万跟五百万相比,天差地别,就算一些不为了捞油水,只为了对病人负责的老教授,心里也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而这种情绪被副院长的最后一句话,彻底推向了高峰。

    副院长说:“除此之外,我没有读到的科室,均分剩下的一百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