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笙有喜 第802章 势必人强,就得忍着(1/2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盛浅予到医院的时候,正赶上孙浩泽从手术室里推出来,他爸妈全来了,询问医生怎么样。

    医生摘下口罩,回复道:“目前情况暂时稳定,要先送重症监护四十八小时,观察后续。”

    女人问:“为什么要送重症?”

    医生说:“患者脑部受到重创,现在我们已经把淤血排出,但不能保证这段时间内会不会再有出血症状。”

    女人哭的不行,男人尚且能维持冷静,出声问:“医生,我儿子会不会留有什么后遗症?”

    医生回道:“就是怕留下后遗症,所以我们才决定送重症监护,哦,还有一件事儿要跟你们家属特别说明一下,就是患者送来的时候,下体遭受过重击,其中一颗gao丸破裂,我们只能尽力修补破损表皮,但内里机能实在是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女人愕然的抬起头,瞪大眼睛看着医生,连哭都忘了,身边的男人则直立几秒之后,忽然往一边斜,吓得医生跟护士赶紧过去扶着。

    盛宸舟侧头看到盛浅予,两人都听到医生的话,沉默着心照不宣,等到盛浅予在他身旁坐下,盛宸舟出声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盛浅予说:“怕你一个人在这里无聊。”

    盛宸舟眼底有一闪而逝的无奈和无语,甚至是微微的嘲讽,低声道:“你没来之前,手术室出来两个,一个肺被刺穿了,另外一个听那意思,像是手筋脚筋被挑了,以后不能跑,也不能提重物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面色平静,带着事不关己的冷漠。

    盛宸舟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,侧头问盛浅予,“可能还要等很久,想喝什么,我去买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道:“来之前喝了牛奶,在这种地方也不想喝东西。”

    盛宸舟说:“你多余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问:“你不好奇谭凯为什么出事儿吗?”

    盛宸舟垂着视线,淡淡道:“做的亏心事儿多了,自有鬼叫门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道:“可能是乔治笙,谭凯说他招惹过宋喜。”

    盛宸舟比盛浅予早知道,但他没跟她说过,此时听她也知情,他带着很轻的嘲讽口吻道:“那就是自作自受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说:“谭凯又没把宋喜怎么样,凭什么现在生死不明的躺在抢救室里面?就凭她背后是乔家?未免太不把人当人看了,再怎么说,谭凯他爸也是株海市长,等谭闫泊来了夜城,能饶得了才怪。”

    盛宸舟道:“是谭凯先招惹的宋喜,他不去做那些下三滥的事儿,能被人打?什么事儿都有个因果,更何况有些人从不在乎对方是谁。”

    起初盛宸舟很气,可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他不着痕迹的压低声音,不是怕别人听见,而是……心有不甘,乔治笙能为宋喜做的事情,他永远都不可能做,哪怕他同样厌恶谭凯,觉得有些人活在这世上就是占了好人的位子。

    盛浅予侧头看向盛宸舟,“你在替宋喜说话?”

    盛宸舟心跳漏了一拍,尤其是对上盛浅予探究的目光,他有种徘徊于暴露边缘的危机感,唇瓣开启,出声回道:“我就事论事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说:“就事论事有时候也要看人,听说今天送来的除了谭凯之外,还有其他官员亲属。”

    盛宸舟说:“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就是,孙文,检|察院二级检察官,马上要提副院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补了一句:“你说可能是乔治笙做的,如果是谭凯自己出事儿说得通,所有人都没放过,一看就是聚众为非作歹,碰到硬茬子了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