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勇峰大巴掌扇在俞靖瑶脸,刚开始俞靖瑶还在防着,可几下下去,她全无抵抗之力,干脆放下胳膊,任由俞勇峰打。!

    房间里俞靖瑶大哭,俞勇峰掉眼泪,俞母也在拉扯哭喊。

    俞勇峰是恨铁不成钢,打了几下后踉跄着往后退,俞母抱着蓬头泪面的俞靖瑶,母女二人缩在一角。

    俞靖瑶似是知道这次事情的严重性,浑身抖着,边哭边道:“我会去求浅予,她一定会帮我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俞母怕俞勇峰冲动再过来打人,求饶的目光看着他道:“对,之前乔家不跟我们做生意,你不是跟余昇签了一笔更大的合同吗?”

    俞勇峰像是力竭,颓然的站在原地,不怒不急,眼底唯有黑暗的空洞,“得罪了乔家,指望盛家能护我们一辈子?好好的生意做不了,好好的日子过不了……我是辈子做了孽,这辈子生了这么个冤家,她是从我来讨债的。”

    很多时候的疼痛并不致命,最怕这种至亲之人的放弃和戳伤,俞靖瑶心底说不是生气还是伤心,咬着牙回道:“我自己惹的事儿,不会连累你跟妈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扶墙要站起来,俞母很是担心,连忙问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俞靖瑶说:“我找不到乔治笙,我去找宋喜,只要她肯原谅我,乔治笙不会再难为咱们。”

    俞母下意识的想拦,但手动作却又迟疑,毕竟牵扯全家老小的利益,若真如俞靖瑶说的这般,那该这么做。

    俞勇峰在气头,已经不愿意再理俞靖瑶,她爱做什么做什么,反正结果不会现在更坏。

    俞靖瑶这样离开家门,临走之前,俞母一脸担忧的道:“瑶瑶,无论怎么样,哪怕没面子,哪怕让人说几句打几下,也一定要让对方把气出了,不然咱们全家……”

    俞靖瑶心底回了句我知道,现实嘴却没有张开,开门下楼,她坐在车理了理头发,从后视镜看到自己红肿的半张脸,想要冷笑却笑不出声。

    心情很复杂,但也尽量理智下来想了想,她没有马去找宋喜,而是先去见盛浅予,如果盛浅予说不用去找宋喜,盛家解决,她也懒得去丢人现眼,然而等到俞靖瑶来到医院,根本见不到盛浅予,盛家吩咐避不见客。

    俞靖瑶给盛浅予打了电话,对方关机没接,如此一来,逼得俞靖瑶不得不去长宁找宋喜。

    宋喜还在手术室,俞靖瑶戴着帽子口罩和墨镜,站在办公室门前等她,一等是两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宋喜跟韩春萌一起从电梯里出来,心台小护士传话:“宋主任,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急着问: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护士说:“是个女的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故作失落,“哎,女的啊。”

    宋喜瞥了她一眼,两人拐个弯儿往前走,离着几米开外,果然看到一个女人全副武装站在办公室门前。

    韩春萌低声说:“谁啊这是?”

    宋喜也没看出来,直到两人走近,俞靖瑶侧过头,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一时间没有马认出。

    俞靖瑶率先开口:“宋小姐,我是来跟你道歉的,你有时间听我说两句话吗?”

    她这一开口,韩春萌眉头轻蹙,宋喜也后知后觉,试探性的问:“俞靖瑶?”

    俞靖瑶摘下墨镜,露出一双又红又肿的眼睛,“宋小姐,对不起,前天不该背地里讲你和乔先生的坏话,我是真的知道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摘下口罩,一张常年打美白针,白的透明的脸,一侧明显带着巴掌印,都肿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