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治笙在等着宋喜继续往下说,可宋喜却只是把脸埋在他侧腰处,似是伤心极了,不停地哽咽抽搐。

    这会儿乔治笙已经不再怀疑宋喜目的不纯,因为她身上热得像是烙铁,如果是装的,总不能连体温也控制的住。

    她就是心里憋疯了,这股火只能由病发出,稀里糊涂,骗人骗己。

    她窝在他腰间哭了半晌,他整个过程一个字没说过,直到她哭累了,后来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。

    趁着她睡着,乔治笙把她搬开,手掌无意中触碰到她被子中不着一物的柔软皮肤,他很快收回手,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不管宋喜今天这出是有意还是无意,总之他心里有门槛儿,宋元青的女儿,又不是一般的女人,不是想沾就能沾的。

    回到二楼卧室,乔治笙又洗个了澡,换了身睡衣,刚出来的时候,听到楼下门铃响,下去开门,门口站着个男人,手里拎着两个大袋子,说:“笙哥,宝哥让我这个点儿送吃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闪身让他进来,男人把东西拎到饭厅桌上,又挨个拿出来摆好,这才打招呼离开。

    元宝一直心细,乔治笙不用看也猜得到,估计这会儿楼上的药快点完了。

    再次上到三楼,乔治笙先看了眼床上的宋喜,之前他走的时候,她是平躺的,现在她是侧身面朝他,上半身左边半个肩膀和手臂全都拿到了被子外面,下半身也露出一截光滑白皙的小腿,分明是睡热了。

    走近看了眼药瓶,瓶子就剩了个底儿,乔治笙瞥了眼宋喜的脸,俯身在她额头上用手背探了探。

    触手温凉,还隐约带着湿润的潮气,就这么二十几分钟的功夫,她退烧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顺手拍了拍她的脑袋,宋喜睫毛轻颤,随即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视线模糊,宋喜看到面前站着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,黑影俯下颀长身躯,眼睛盯着床边某处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手背上的胶布被人扯开,拔针的时候,没什么感觉,直到他将针头提起,随手插进药瓶下端的软口处。

    “清醒了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冷峻的面孔盯着宋喜的脸,声音不辨喜怒。

    宋喜晕倒之前,四肢无力,头昏脑涨,此时倒是有种药到病除,头脑清晰的感觉,她点了点头,准备坐起,结果眼睛往下一瞥,她看到自己被子外面白花花的手臂……

    先是眼神一变,紧接着,宋喜低头掀开一丝被角,当她看到被子中两团毫无遮掩的饱满时,她第一反应就是按死了被子,然后抬眼去看乔治笙,目光中是一时间难以收回的质疑,询问,惊怒,种种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乔治笙对上宋喜的视线,俊美面孔上波澜不惊,像是没看到。

    薄唇开启,他不冷不热的说:“下楼吃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给宋喜讲话的机会,乔治笙就这样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宋喜整个人都是懵的,刚一睁眼先是发现乔治笙在身边,右手上还留着挂水过后的胶布,刚刚也是他帮她拔的针,可她被子下面赤条条的算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刚才宋喜差点儿一时冲动叫住乔治笙,不过惊是惊,但她还有一丝理智,她就是本能的觉着,乔治笙不会是趁机占人便宜的人,毕竟他那张脸上就写满了‘小爷不屑’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,宋喜心中不停地默念,冷静,先冷静一下,好好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