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狐假虎威,仗着自己是皇亲国戚,权臣爪牙,坚决不许一群臭当兵的坏了风水。

    一个满怀怨气,孔武有力不怕事,管你什么皇亲国戚,惹着了找打不误。

    于是两边就闹上了,一闹就闹大了。

    林家这个姻亲当场就被杀了,出了人命之后,就从一件小事变成了大事。

    “大半个京畿大营的将士都卷进去了,都在嚷嚷要清君侧,灭奸佞。”

    崔元愁眉苦脸:“林家人现在根本不敢露面,就一直盯着大人,大人回来换了身衣服,饭都没吃上又被叫走了。”

    慕云晗道:“所以大人现在是在京畿大营,还是在宫中?”

    崔元道:“在宫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饿不着他。”慕云晗吩咐:“灶上随时备着热的吃食,大人回来就送上去。”

    当天夜里,她并没有听见顾漪澜回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也不见他回来。

    她也没去管,自出门去拜访吴彦庄一家子。

    吴老夫人是长辈,晨姐儿与慕樱是好朋友,陈喜梅与她相交甚厚,又几次三番得到吴彦庄相助,怎么都该她先上门拜访。

    吴老夫人与慕云晗寒暄一回,就放了她和陈喜梅、吴晨曦去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陈喜梅和吴晨曦高兴得不得了,却又各有遗憾。

    陈喜梅是同情慕云晗不得不与幸幸分开,吴晨曦是想念慕樱,怪慕樱走时不与她说,回来却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懂事的没多说,眼圈却是红了,生怕引起慕云晗难过,再三确认慕云晗手下的人一直在寻找慕樱后,就低着头找借口躲起来伤心地哭。

    陈喜梅忍不住揉着吴晖吉的发顶叹道:“若是这小子将来有他姐姐一半懂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吴晖吉拿着个果子在那里啃,不服气道:“我哪里不懂事?天天交待我别说小妹妹的事,我倒觉得你成日唠叨,更容易走漏消息。”

    陈喜梅闹了个大红脸,随即跳起来到处找棍子要揍人:“我看你是要上天!看我不打得你哭爹叫娘!”

    吴晖吉爬到慕云晗怀里藏好,不慌不忙地道:“娘,这不是待客之道哇!”

    陈喜梅恨得磨牙:“这样古灵精怪,也不知道像谁!”

    慕云晗闻着吴晖吉身上的奶香味,想幸幸想得慌,忍不住狠狠亲了他一口:“像你的多。”

    陈喜梅就笑了:“就你会说话。”接着又愁:“我们侯爷被传召入宫,至今未归,我听说怕是要让他领兵去平叛。用刀口对着自己人,他不肯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就听人言:“侯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吴彦庄大步入内,脸黑得锅底似的,见着慕云晗,勉强按捺住火气,问了她一回情况,说道:“他有没有告诉你,距离这里不到千里的伏川王反了?”

    吴彦庄说的“他”,指的就是顾漪澜。

    慕云晗摇头:“估计还没来得及,我这两天都没见着他。”

    吴彦庄就道:“那我告诉你也一样,才接到的急报,伏川王前些日子薨了,宫中派了特使去吊唁,其子杀了宫使和驻官,打出清君侧的大旗反了!”2k阅读网8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