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雨儿在看着陆银的手。

    陆银手,随着他的手指抹过,原本灰扑扑的,像是被万古污秽染透了的剑身渐放光明。

    五色灵光自剥落的污秽散发,炫彩夺目。

    这是灵气凝缩到极致,再被剑身吞噬融为一身,后经空的灵气激发才散发出来的灵气光辉,是独属于飞剑的颜色。

    这副景,刘雨儿第一次见到,显得很是惊。

    随着飞剑渐渐现出了真容,原先黏在这柄飞剑剑锋的泥土也被手指抹掉,簌簌掉在了地面。

    这些灰尘看似平常,可在被陆银的手指抹过的瞬间,爆发出了毫不弱于飞剑的光彩,剑意内藏,其底蕴,甚至飞剑自身还要盛几分。

    “百万年底蕴沉淀,剑意已经和土壤融为一体,光是这些泥土,可以看作是弱化版的飞剑,看来这些飞剑的来源,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陆银扫过洒落在地的土壤,嘴角的笑意放大。

    之所以放程岩离开也是有这个原因在其。

    最先,陆银还是打算捞一把,然后将程岩作为人质,好等自己的肉身力量恢复一部分后再行放人的。

    可是在看到商会送来的那些远古飞剑后,陆银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些远古飞剑面,还粘结着些许的泥土。

    一见之下,陆银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座岛,恐怕有座剑冢,而且是由程家商会掌控的剑冢。

    对方不是修仙者,也不懂得灵气的使用,更是没有陆银那一身精纯到极点的剑意,自然无法重现远古飞剑的真容。

    可陆银不一样,他想要获得更多。

    因此,他需要程岩的帮助,进而进入剑冢。

    到时,获取的利益更大!

    一座沉淀了百万年的剑冢,不提其藏剑,光是和土壤融为一体的剑意足以使得陆银恢复过来了。

    而程岩,是枚旗子。

    至少对陆银来说,着这样的。

    刘雨儿还在倾听,虽然不明白有什么深意,可大致还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剑意,和刀意差不多。

    人用刀,精气神融为一体,灌入手刀,人刀合一,其刀,自具神异,刀斩,是为人心,心之所向,披靡无敌。

    以无畏之姿御霸道,此为刀意。

    再观剑意,想来也是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再用心感应剑身,算刘雨儿不用剑,也能感应到飞剑自身蕴含的那股正平和之气。

    外蕴平凡,内藏乾坤。

    不起眼,却是隐藏着无尽的锋锐,锋芒之利,足以谓之为神兵利器了,怪不得对方出价千万海币一把。

    可观此刻的陆银,看他那轻柔的动作,短短几分钟间抹出了一柄飞剑,刘雨儿还是觉得惊的。

    因为屋内的角落处,已经堆积着一大堆看起来破破烂烂的铁片,如果这些东西全部是飞剑,那么陆银这趟算是赚大了。

    好像是察觉到刘雨儿所想,陆银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一转手,刚刚显形的飞剑被递出,直接递到了刘雨儿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给我的?”刘雨儿惊讶望着陆银,踌躇了一下,还是说道,“可是,我用的是刀啊。”

    陆银还是坚定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