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青吓了一大跳,不是因为鱼要咬他,而是这条鱼的嘴里居然有着数十颗牙齿,这些牙齿不但多,而且看起来尖利无比,每一颗都像是一根钉子一样,密密麻麻的牙齿看得他头皮发麻。刘青虽然受了惊,可动作一点也不慢,左手已经握住匕首,身体快速后仰一些,避开了怪鱼的撕咬,左手的匕首顺势插向怪鱼的脑袋。

    不过他有些低估了这怪鱼的速度,匕首插下的时候,鱼嘴已经咬合,虽然没有咬到刘青,却避开了匕首攻击的要害部位。匕首直接插到怪鱼坚硬的头骨上。“铿”的一声响,匕首居然没能破开怪鱼的头骨,可见这怪鱼的头骨有多硬。

    虽然没能插进头骨,可这一击刘青也是用了大力的,怪鱼被这一下砸的有些懵了,僵直的落到水里,身体也动的不那么剧烈。刘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一看这鱼不怎么动弹了,以为是刚刚僵持的太久,没了力气,于是右手握着锹把连忙往后提拉,鱼线再次绷紧,把怪鱼拖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刘青见怪鱼已经半躺在岸边的泥地里,手上动作极快,一刀就插进了鱼鳃下面的位置,匕首一入肉,这鱼算是彻底被激活了,噼哩叭啦的一阵乱跳乱蹦,刘青用力的摁住匕首,右手握着工兵锹,对准鱼头猛的砸了五六下,随着砸的次数,这怪鱼的躁动渐渐消失,直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呼!确认怪鱼已经死掉,刘青彻底的松了一口气,拿起匕首,把鱼也提了起来,扔到身后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太他妈的费劲了,这鱼在水里远远看的时候感觉只有一尺来长,真正拉到岸上看时,才发现接超过两尺了,刚刚跟它搏斗,没太在意,现在看来,真是大啊!快赶上自己胳膊那么长了,怪不得力气这么大。

    被砸得烂掉的鱼头,流下一滩血迹,把它周围的土地染成红色。刘青再次查看了一下手上的伤口,又把绷带固定了一下,接着取下鱼钩,把扯开的鱼线收拾好,重新在轱辘上缠好。又喝了几口水,走到上游一些的位置,重新把水壶灌满,到小溪边上,割了一些坚韧的长草,又摘了几片宽大的叶子。

    坐到地上,把那些坚韧的草简单的扭绑几下,做成一条简单粗糙的绳子,从鱼嘴里穿过鱼鳃,又用那几片宽大的叶片把鱼裹起来,几根长草简单的绑了一下。提着挎包,把之前摘下来的水果放到包里,满满的一挎包,差点就装不下了,左右看了看,确认没有落下东西,这才一把提起草绳,挺沉的!恐怕得有三四十斤重,手提草绳往后一荡,把鱼甩到背后,就这样满身挂着胜利的果实回家了。刘青现在是满心的欢喜,这条鱼估计够他吃上好几天的了!

    其实那条虎腿已经有几十斤重,够他吃一段时间的了,但他现在收养了小五,从心里来讲,他不愿意再去吃小五的母亲。今天能钓到这条鱼,纯粹就是运气,要是之前抓到了那条蛇,用蛇肉钓鱼还不一定能钓到这么大一条吧!

    身上背着那么重的东西,刘青行进的速度被拖慢了不少,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,愣上走了将近三个小时,好在期间没有遇到什么危险,否则的话,他怕是跑都跑不掉。当然,这是开玩笑,真遇到危险,恐怕刘青第一时间就会把那怪鱼丢掉,自己跑路,鱼可以再抓,自己的命可只有一次。

    回到山洞,刚进草丛就又听到了小老虎那凄凉的哀嚎声,就像是一个被父母抛弃了的婴儿的那种哭声。刘青心中一紧,那种父爱之情又被勾起,算算自己,这一出去就是将近五个多小时,小五一个人在洞里,肯定是吓坏了!呃,不能说它是一个人,不过这种煽情的时候,就不要去在意这些细节了!

    人未进洞,刘青就在洞口处喊了起来:“小五,小五别哭啊!我这不是回来了嘛!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!” 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